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揚問我,你在看什麼?我說,看太陽。   是九月,氣溫開始下降。我穿一件肥大的休閑上衣配一條瘦得蹲不下去的褲子站在七棟二單

將心比心要求他撰寫文件。又例如很多人是很強的專業人員,上班
  揚問我,你在看什麼?我說,看太陽。
  是九月,氣溫開始下降。我穿一件肥大的休閑上衣配一條瘦得蹲不下去的褲子站在七棟二單元的樓梯口,清晨,賣豆漿的女人推著自行車吆喝著從我身邊經過。我揚起臉對著六樓黑黢黢的窗口喊瞭兩聲揚,下來。一個赤條條的人影打開窗子在窗前閃瞭一下,五分鐘之後,揚穿戴整齊地出現在我面前。
  我告訴過揚很多次,不要不穿衣服就往樓下看。揚笑著說無所謂的樣子讓我想抽著他的耳根說我有所謂!
   五月裡認識的揚——總是一大早穿著白色T恤蹲在草地上喂狗的陌生男子,養著一條純白的普通寵物狗。我們在那個花初開的時節相識,如天氣轉暖一般迅速地勾連在一起。笑,是的,是勾連,也僅僅是勾連。北方的春天就是這樣短暫。我和揚的關系飛快的發展到此,然後停止於此。我們隻是有時結伴,我笑著對揚說,刨根到底我們什麼都沒有,除瞭最初的相識。揚說的很對。
  五月的清晨,我微笑著看一個還可以稱作男孩的男子喂養這樣一條小公主一樣的狗,連續三天在公園裡,同一片草地上。第三天的時候我走過去,蹲下身去撫弄揚的精靈犬,然後笑起來。我叫它寶貝,揚糾正說它叫廣東,是公的。我想起自己以前小公主的那個想法。可是我還是叫廣東寶貝。
  揚的廣東,我的寶貝。
  揚短發,瘦,但是很結實。揚有修長的手指,他說小時候是學過鋼琴的。於是我笑他一定砸的鋼琴爛掉瞭,差不多,揚也笑。揚在笑起來的時候臉上也會流露出堅毅的表情,這時候我會拒絕看他的眼睛。因為害怕吧,我不想承認。我低下頭,揚的褲腳總是習慣的挽起。
  揚不吸煙,��而飲酒。在知道這些以前我就認定每個人都是會飲酒的,隻是程度不同。我的經驗是半瓶啤酒。沒有喝過更多,所以不知道極限。更無從瞭解酗酒的人是怎樣的心理。是一種習慣吧,我想,戒不掉。我告訴揚,酒鬼總是難看的,在喝醉的時候。揚說是,我不喜歡。的確,有過一次看見揚喝醉,但是僅此一次,我想那是揚的一次失誤,難得的一次揚的不可控制。在揚傢樓下,我晚上給揚送碟片過去的時候,看見他蹲在墻角,吐得很兇。我叫他,揚,沒有反應,於是我等著揚平靜下來然後扳起他的臉,看到淚痕。
  我用瞭很大力氣才把揚攙扶回傢,六樓,最頂層。開門的時候揚的廣東很安靜地睡在角落裡,聽見響動機敏地抬起小腦袋瓜。我叫它,寶貝。廣東就乖乖地過來,跟在我旁邊,跟著我看我把揚拖到床上。然後我抱起寶貝問它有沒有吃東西,我親它的小腦殼看它那可憐兮兮的樣子,餓壞瞭吧,可是冰箱裡空空的毛都沒有。我笑著告訴自己送佛送到西,然後下樓買瞭吃的送回來,喂完寶貝才離開。而揚,除瞭嘔吐就一直是呼呼大睡,沒有任何的語言。我看著他倒在那裡,忽然微笑。我知道我愛這個男人,酒醉後依然沉默的男人。
  我把鑰匙重新放回揚的口袋,鎖門離開。
  和揚見面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在早上或者傍晚,在白天的時候不多。幾乎每天早上揚都會去公園裡遛狗,在天蒙蒙亮,公園開始收門票以前的那段時間進去,一兩個小時以後離開。回傢以後揚會繼續睡回籠覺,睡到這一天中的某個時間起床,出門。我不大知道揚在白天除瞭睡覺之外所做的事情,但是傍晚的時候揚都會回傢來喂他的廣東。
  廣東,一條非常可愛的狗。盡管是一隻公狗,但是我習慣叫它寶貝,喜歡誇它可愛。寶貝的毛一直都是那樣幹凈的純白色,像揚的T恤。有時候我會想揚給寶貝洗澡時候的樣子,淡然的表情。寶貝一定會安靜地站在水盆裡面讓揚給它沖淋浴,偶爾調皮地抖動身體揚就敲它的背警告說你給我老實一點兒。想著,然後我會笑。
  怎麼聽廣東都是個奇怪的名字。有問過揚,喜歡廣東?揚說不。誰在廣東嗎?揚搖頭,不說什麼。於是我依然好奇,隻是不再發問。廣東有雙單純的眼睛,我可以在它眼睛裡看見自己的臉。我告訴它,寶貝,你要記住我,你要記得,記住我。我看見寶貝的黑眼珠幾乎充滿整個眼球,眼珠打轉,我覺得它是在認真的看我,帶著一點點驚奇。我想有天揚也這樣看我,我也要告訴他,你,要把我記住。
  我們住的社區附近有一座荒廢的大樓,四層。基本結構已經建成卻突然停工,之後很久就一直被這樣丟棄,窗子統統被磚塊壘死。一天下午揚把我帶去那裡,記憶中的揚第一次約我在白天見面。揚帶我轉到大樓後面,那裡有個窗子有豁口。我懷疑是揚自己弄出來的,但是我隻是安靜的讓他抓著我的手把我拽進去。
  樓裡很暗,沒有光,揚攥著我的手握的很緊,手心潮濕,上樓梯,揚提醒我。於是我小心翼翼的跟著揚的腳步,瞬間,想到一個詞——交付。這時四周是一片寂靜,我的心裡無比安寧。
四樓不是很高,我們卻爬得很慢。揚應該是輕車熟路的,但是會裝作漫不經心的模樣遷就我,終於登上樓頂的時候有豁然開朗的感覺。笑,也許不應該用“終於”。我站在樓頂四處張望,周圍依舊是高樓林立,但是穿越黑暗的喜悅滲進心裡,甘甜溫潤。我告訴揚,這一刻我是幸福的,非常,幸福。
  我和揚在樓頂聊天,已經是夏天,我穿著及膝的深藍連衣裙,光腳踩一雙平底涼鞋。有風打在裙子上沙沙作響。揚說我們坐,然後把我扶上寬寬的圍墻。開始的時候著我的手,一直,然後我慢慢適應一些才發現坐在這裡會有很舒服的感覺,好像在親近死亡,然而明確的相信自己不會死去。在樓頂揚對我說起他的母親,揚告訴我她是一個固執的女人,非常的堅持,對所有事情。揚說她其實是個堅強得可以讓人崇拜的女人,但是有時候會讓人無法忍受。那是揚第一次提起母親這個字眼,簡單幾句勾勒出一個於我陌生的女人的模樣,一個生活著的女人,不可控制。你離開她瞭?我問揚,差不多吧。我看見揚的臉色非常平靜,他的掌心有潮濕的溫度。愛她吧?我又問,會有一點。揚轉過頭來看我,然後笑瞭,揚的臉有著清晰的輪廓,決絕的線條。
  我們朝南坐著,看馬路西邊那所中學裡的學生穿著整齊的校服大隊大隊的進進出出,一張張漂亮的臉蛋上灑滿陽光。他們有爽朗的笑聲,他們高談闊論。這時候揚問我為什麼不讀書,我笑,告訴他我生瞭一種病,當時申請休學一年,但是實際上兩個多月就好瞭,我告訴揚這樣生活一段日子也不錯。那你為什麼?我反問道。他也笑,不喜歡吧,本來在上學,來這裡之後就沒有再找學校。一個人來的?我問,對,揚抱我下來,開玩笑地說還好你不是很重,我打他的臉。
  我和揚的見面停留在這三處,公園,樓頂,還有揚傢樓下。我們在公園裡逗寶貝,在樓頂聊天,在揚傢樓下準備著去這兩個地方中的一個。自始至終我都不曾過問揚的生活,關系停留在此,誰都沒有向前再邁一步。我喜歡伸手去摸揚的臉,喜歡觸摸時真實的感覺。但是揚是抵觸的,所有如斯的男人都會抵觸的,所以我陰險地制造借口。我愛這個男人,我笨拙地鑄造著自己的幸福,如果幸福真的可以鑄造。
  約定見面之前揚有時會打電話給我,但是通常都是我在早上或者傍晚的時候站在樓口喊他的名字揚,下來!這些成為我少有的外出。
  十八歲,我是喜歡獨居的孩子,很少出門。我會叫自己孩子,在希求原諒的時候。很久,我都在渴望被自己原諒,我呆在傢裡看一些亂七八糟的小說和影碟,想揚的臉還有寶貝獨自在傢寂寞的樣子。進入八月的時候我開始斷斷續續地繡十字繡——一個可愛的男孩子和一個更可愛的女孩子坐在月亮上,彼此凝望。我挑選的是比較大的一張,色彩繁雜但是鮮艷美麗,我想如果可以完成的話應該會有滿足的幸福。有時我也會上網去看一些讓我心疼的圖片,讀泛濫著情感的故事讓自己流淚。然後我會去繡男孩子深藍的睡帽和女孩子紅褐色的頭發,我繡的速度很慢,一點一點,有時間的時候想起來瞭就拿出來繡幾下,我並不期待結束。
  九月微涼的清晨,我叫揚下來。我告訴他,我要上學去瞭,我的假期結束瞭。揚微笑,揚說正好,我也要出門一趟,你能幫我照顧幾天廣東麼?去哪裡?我問,重慶。
  我抬頭去看揚,左手微微顫抖。揚還是笑並且告訴我,我會回來的。你每天來給廣東喂些吃的,它已經習慣瞭一個人,沒問題的。
  東方的太陽還沒有升起,我一陣陣發冷。會回來,是麼?
  是,揚笑著拍我的頭,不會很久的,我會想廣東,也會不放心你。揚平靜地說話,然後離開,留下一串鑰匙,和他一樣安靜的廣東,以及害怕得有些發抖的我。還有一句,我會回來。
  揚走後的日子裡,每天早上我都會很早的起床,帶廣東去公園,然後去上學。白天裡我坐在陌生的教室的角落裡,在手指的每一節上寫下揚的名字,然後讀我的課本。傍晚的時候我就會抱著廣東上到我和揚常去的那座大樓的樓頂,那以前,大樓西面的墻壁已經失去大片,是一群不知道算什麼的人在拆樓,砸出裡面的鋼筋去賣錢。所以已經有些日子不用跳窗子,但是上樓的時候揚依然牽著我的手,並且攥得很緊。或許他是更需要安全感的人,可是我要如何給予?如何獲取?
  傍晚,那些工人已經離去,我抱著廣東,先爬上四樓再通過一個小樓梯上到五樓樓頂。沒有揚我不敢爬上圍墻,我隻是抱著廣東站在那裡,看晚歸的學生回傢。我告訴廣東,我說寶貝,揚會回來的,他,不會不要你的。
   揚離開有半個月時間,似乎是很久的樣子。我開始習慣抱寶貝在我懷裡,有時候會這樣睡去。我的十字繡好像花朵一樣開始迅速的生長,我想它綻放。我知道留不住的,我隻想看見它在我手心裡綻放。揚回來的那個黃昏天邊泛出紅艷的晚霞,我抱著寶貝回傢,看見他倚在門口,我沒有鑰匙,揚平靜地說,愣瞭三秒,我丟下寶貝飛奔過去,我伸手去捏揚的臉頰,軟的。然後我笑起來,很大聲的笑。揚一直看著我,一直看一直看,看到我開始疑惑。白癡,鑰匙!揚敲我的腦袋,我繼續笑。
一進到屋子裡揚就俯身去弄寶貝,他的手指越發的修長,瘦瞭許多。還順利麼?我問揚,揚不回答,隻是讓我熱東西給他吃,說很餓。當我坐在桌邊看到揚狼吞虎咽的模樣,忽然,很想滿足的笑。
  秋風吹起,葉子落瞭,人行道上厚厚的一層枯黃的落葉,我在上學路上看著穿藍制服的清潔工人細心打掃。有人匆匆的和我擦身而過,一個小男孩牽著一個比他矮一些的小女孩的手。我看著,微笑,我的十字繡隻差半輪彎彎的月亮,十字繡上的男孩子和好像懸在半空中一樣的女孩子對視,微笑。
  揚在傢裡連睡瞭三天然後打電話給我說,十一出來吧。我說好,猜想著電話那端揚朦朧中的模樣。
  十月一日,清晨,賣豆漿的女人叫賣著從我身旁經過。我穿著一身黑色的運動服一雙白色旅遊鞋站在七棟二單元的樓口,抬頭喊揚的名字,揚,下來!揚,下來!六樓的一扇窗子拉開,一個赤條條的人影探出來望望,五分鐘之後,揚穿戴整齊地出現在我面前。
  拜托,以後穿上衣服。
  下次不會瞭,揚回答,安靜如以往一般。消瘦使揚的臉變得更加清晰和深刻,他的眼睛明亮的好像會發光一樣,我忽然沒辦法對著這張臉微笑,我低下頭,寶貝跟在揚身後,乖巧地貼著他的褲腿。
  我們走吧,揚叫廣東,眼睛看著我。
  我們在清晨熹微的陽光中爬上廢棄大樓的樓頂,我要抱寶貝,揚攔下來,讓它自己上。
  自己上,也好像說給我聽一樣,揚沒有碰我的手。我們沉默著前行,腳步有些沉重,瑟瑟瑣瑣的輕微聲響。在樓頂上揚終於還是和以前一樣把我扶上圍墻,而廣東則被留在地上。揚攥著我的手,手心有潮濕的溫度。
  揚說重慶是一個不錯的城市,隻是夏天會比這裡熱一些。我轉過臉來看見太陽升起來給他的臉鍍上一圈金色的光輝,而整張臉上都寫滿堅毅的表情。那個清晨,我終於瞭解到揚的過去。終於,我曾經強烈地希望過,可是也深深的害怕著。
  揚一直在說他的母親是一個堅強的女人,我確定揚很愛她。揚說,我出生在廣東,那裡有一個媽媽一直不肯說愛的男人,但是我知道她愛他。媽媽為他生下一個孩子,最終卻還是離開。她堅持說是她拋棄瞭那個男人,我相信,但是一定是有理由的。說到這裡的時候揚對我微笑,又繼續說,雖然我一直不知道是怎樣的一個理由。
  之後你們去瞭重慶?
  是啊,我三歲的時候。
  那你是幾歲離開的?
  十七歲,揚笑,但是他是在很嚴肅地對我講述。
  假日,時間還早,沒有學生,馬路上行人稀少,樓下傳來零星的敲砸聲,揚說這就是我的全部。你呢?我笑,告訴揚我沒有過去,生病休學在傢。
  是麼?揚臉上顯出古怪的表情。那這是什麼?他猛地抓起我的左臂。
  沒有,我扭過頭去,艱難地掙紮,沒有,什麼都沒有。
  揚用一隻手扳過我的臉,我的臉因為激動而漲紅,是傷疤,揚告訴我,可是我不用他來告訴我,揚從墻上翻下來,然後抱我下來,說,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從這裡掉下去。我看著他,沉默,或許,我想。
  我要走瞭,揚說,我母親跳樓自殺,沒死但是下半身癱瘓瞭。
  我知道不可挽留。我問揚,那廣東怎麼辦?也帶它走嗎?
  揚僵硬地笑著,叫,廣東。寶貝聽見呼喚就乖乖地跑過來。揚把它抱起來很認真地端詳它的臉。
  不瞭,不帶它瞭,讓它屬於這裡吧。揚說著,對廣東微笑。那它……我開口,喉嚨忽然發不出聲音。我看見,看見……揚抱著寶貝,緩緩舉起,舉過頭頂,舉到墻外,然後……揚松開手。沒有聲音。有一瞬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隻是呆呆地愣在那裡看著揚張開的手。那雙手,那雙手……不!我忽然大叫著沖下樓去,恍惚中看見下面有人把大錘子揮下去,揮下去……
  當我喘著粗氣站在寶貝面前的時候,我喊它,寶貝,它不過來。我喊廣東,它也不動。淚水不可遏制的流下來,廣東倒在那裡,純白的身體上有猩紅的染色。我看著,想抱它起來,可是不能。
  揚走到我身邊,為什麼?我問他,沒有回答,同樣的雙手再次抱起寶貝,鮮紅的血滴下來滴下來,染紅瞭揚純白的毛衣。
  那是最後一次見揚,見寶貝。揚說,我沒辦法給它幸福。揚的臉上是堅毅的表情,安靜而且不動聲色。揚盯著我的臉,盯著我的眼睛,我就好像聽見他說,我沒辦法給你幸福。
  揚轉身要走,我知道,這就是結束。我叫他,揚!淚水頃刻模糊瞭雙眼,而揚邁著方正的步子頭也不回地離開。永遠的,離開瞭。
  血,一滴,一滴,流進心底,那是揚的足跡。
  十一月的時候我依然會在一些個早晨出現在那座大樓的樓頂,我不會獨自爬上矮墻,我害怕死亡,我也知道揚不會回來。我沒有等待,我隻是看著,看著那些早早出門的行人,看著幾個早到的男生在學校的操場上打藍球。十一月瞭,即將進入那個寒冷得可以將人刺痛的季節。但是北方的冬天已經不能把我傷害,揚,也沒有。我坐在那裡想著我隻是寂寞,隻是寂寞,隻是,寂寞。
  終於有一天,我從早上站到太陽升得老高,看一輛掛著大大的鐵球的吊車開過來。然後樓下有人對我高喊,喂,上面的人,上面的,下來,快下來。我看著他們,微笑,然後我乖乖的離開。我知道,揚是不會回來的,我不是在等他。
  女孩子坐在半空中凝望對方,卻沒有月亮將他們同時托起。於是就這樣懸著懸著,我沒有巧手,繡不出一對翅膀,不能讓一個孩子帶著另一個孩子飛翔。隻是一瞬,他們在那裡,以後……笑,沒有瞭以後。
  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落下來落下來,安靜的,純白色。我坐在依舊陌生的教室裡望著窗外的落雪,撫弄左手腕部的傷疤,眼睛幹燥,微微疼痛。
  我看著,依然微笑,好像看見我的十九歲即將奔跑在一片聖潔中,跳躍著,心滿意足。
 我相信有些人出現隻為相遇,相愛,不求永遠。彼此已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但是軌跡依然,所以折不回來。
  我隻想要一生留在北方,在有雪的城市。
日領這些傳統零售巨頭不得不轉型,逼得“李寧服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